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日志

  • 2
    我想,我应该爱你 作者:傻傻 第一次遇见 就喜欢 从此,爱你   你自然的生态文明与 我们现代的文明隔着一汩清流 你在古朴的山上 我们在现时代机械的山下   我想明白了 天南地北的人们都想一睹你的风
    53 次阅读|没有评论
  • 2
    老城 想起你满满地都是爱呵 那里有姥姥与儿时美好的记忆 今天我站在长江边想你 看着那些残留的山石与树木 那些遗留着没有被淹没的 走过无数次的山石小路 那些曾经爱也爱不尽的江边沙堆 和眼前的碧波荡漾的长江水 它们再一次点燃了我对老城 久违的封存的爱的情感 二十多年了 老城已经是个情感记忆的代
    62 次阅读|没有评论
  • 2

    帘影花语之隔世蓝颜

    文 乔乔 图 网络     远方以远,涉水而来的阳光踩着迷人的舞步,哼着欢快的歌儿,携着掠过芳草地的香馨,静静地驻足于我的门扉。   那些潮湿的记忆,念想的渴望,以及渴望之上的静默,越来越瘦的一帘幽梦,兀自在这颤栗的春日情节里默然咏叹。   雪与朔风的默契
    127 次阅读|没有评论
  • 3
    分享

    红窗听

    乔乔 2017-03-14 16:56

    红窗听

    诗词 江南乔乔 图 寒情雪 朝中措 多情蜀客黯冰瞳 雁字总成空 梦浅帘前月影 相思怎寄春风 轻寒料峭 馨香袅袅 犹念梅红 满目阑珊夜色 幽欢几度堪同 殿前欢 画屏中 愁衾半拥绪随风 秦娥独舞霓裳动 黯尽春红 梅幽锦绣宫 香悄送 一度桃源梦 晓来赋韵 还忆朦胧
    150 次阅读|没有评论
  • 3
    分享

    风流子

    乔乔 2017-03-14 16:54

    风流子

    诗词 江南乔乔 图 寒情雪 风流子 云黛飘香依翠 画里梅儿欲睡 轻呓语 浅飞颦 颠倒金钗妩媚 休思 休累 且与春光同寐 凤来朝 粉黛妆羞面 画屏中 容颜怠倦 听清歌水调 心儿叹 路长远 怎相见 欲语娥眉还敛 夜独阑 风撩帐幔 且睡去 休合算 任梦赴 当垆宴 蕃女怨 一枝香雪开画
    156 次阅读|没有评论
  • 2
    黄柏园出狠人,那不是吹的。清末民国初年,黄柏园大坪地枫香树下,张家老爷屋出了一个人物——人称张老幺是也。张老爷家家大业大,祖上的人拔贡取顶,求得了些功名,他于是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老爷。膝下几个儿子就数老幺最桀骜不驯,是一个敢把皇帝老儿拉下马的角色人。后来张老幺他拳打三交界朱家三虎(人称金虎,银虎,铜
    319 次阅读|没有评论
  • 2
    黄柏园的人七股八杂,什么样的人都存在。求神的,拜佛的,寻仙的,访道的,走亲的,访友的……总之是,人上一百,种种色色。 本地一个人称满佬佬(土家族的语言,即弟弟的意思)的人,因为是家中老幺,土家族中的幺儿就是满仔的意思,因此就喊成了满佬佬。 满佬佬从小得到父母疼爱得像心肝宝贝,真是含在嘴里怕化,
    280 次阅读|没有评论
  • 2
    黄柏园有名的花大姐其实不姓花,与女英雄——花木兰家没得半点关系,估计祖上也没得关系,顶多就是转折亲之类的,因为花大姐根本就不姓花。那么花大姐姓什么呢?为了避尊者讳,因为花大姐已经老去多年了这里就不提了。 说实话,花大姐在村里,在年轻时算是一枝花,只不过生来命苦,嫁了几道人家,每一家都还留了一个根
    275 次阅读|没有评论
  • 2
    马大爷是正宗的黄柏园生长人氏,因为小时候家里穷,又加上家里种的是地主的地,家里没得薄田半分,全靠父亲一人给张老爷家打长工度日。因此书没读,字不识,讲话全是粗声粗气,也没得么水平。但是他却是个“爱学习”的人,有时候说话还兼文搭武的,时不时也会蹦出些文词。 马大爷还是个迷信脑壳,他要是某天去赶场(赶
    208 次阅读|没有评论
  • 2
    黄柏园尽出人物,哪怕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老太婆,也是出口成章的。比如,我今天说的贾老婆婆,就是一个如此的人物。 听老辈古人讲,贾老婆婆不姓贾,是不是姓曾,好像也不是。也许她男人姓贾,嫁了男人,就随夫姓,可能大家就喊她贾老婆婆。如果她姓曾的话,乡下人为了避讳,真的反义词就是假嘛,也许也就喊她贾老婆婆,
    198 次阅读|没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