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黄柏园智趣人物系列之二十五 大闹枫香树

2已有 319 次阅读  2016-12-02 09:26   标签枫香树 
黄柏园出狠人,那不是吹的。清末民国初年,黄柏园大坪地枫香树下,张家老爷屋出了一个人物——人称张老幺是也。张老爷家家大业大,祖上的人拔贡取顶,求得了些功名,他于是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老爷。膝下几个儿子就数老幺最桀骜不驯,是一个敢把皇帝老儿拉下马的角色人。后来张老幺他拳打三交界朱家三虎(人称金虎,银虎,铜虎),脚踢三交界廖家四龙(人称烈龙,正龙,盘龙,蟒龙),板凳拳横扫张家四合院……那家伙,一个字,牛!列为看官,且容我慢慢道来。

话说张老幺本是张家老爷的最小儿子,从下就是冥顽不化,一天只晓得使些棍棒拳脚,张老爷请的几个先生都被他打跑了。害得张老爷赔了好多的医药费。据说张老幺就住在如今的黄柏园大坪地枫香树下,能挺举150斤的石锁300下,当地无人是其对手。张老幺与人搬手劲,扁担劲全无敌。后来见过张老幺的当地老人——唐三藏讲,与张老幺搬手劲,拧扁担劲,就如同扁担伸进石头缝隙里,就是扁担破了,张老幺那边还是纹丝不动。

张老幺还有一身好轻功,平日里走路健步如飞,从黄柏园到四川万县挑盐(来去有近1000多里),张老幺挑150斤重的担子,一个来回也就是10来天,一般人来去20天。有人说他是水浒传里的神行太保转世,一夜急行八百里。路上遇到哪些剪径大盗,据说只要报上黄柏园张老幺的旗号,基本就平安无事。总之一句话,在黄柏园村里,没得人敢招惹他张老幺。

清末时,黄柏园也不安宁,各路势力此起彼伏,张老爷家成为了流水宴席的集散地,今天田家军,明天马家军,后天黄家军……反正就是那些当地占山为王的棒老二,路过的官老爷……不管谁路过此地,都要在张老爷家大吃大喝,还得要张老爷家储备军粮,军饷,天长日久,张老爷也感觉撑不下去了。

张老幺看在眼里,他心里想,总得找个时间出出这口恶气。不能便宜了过路的棒客、官爷们,必须给他们点颜色看看。

这一日,有名的咸丰县三交界匪首——杨大麻子又到黄柏园地界骚扰来了。杨大麻子一来,张老爷家自然就得招待,但是今天,张老幺一直拦着他父亲,不准父亲安排任何钱粮款物,就只是客客气气的安排杨大麻子吃顿素菜素饭,同时,张老幺腰挎盒子炮,与张老爷同坐在八仙桌的一边,以防不测。杨大麻子其实心里也清楚得,张老爷家这次是癞子头上的虱子——明摆着,就是给他杨大麻子的好看。因为以前上桌子吃饭,张老幺一般不上桌,就算是上桌吃饭,张老幺也不会把盒子炮别到身上。杨大麻子也听说过张老爷儿子——张老幺的厉害,但他总以为张老幺也就只是个传说,在他眼里,张老幺就是嘴巴上没长毛的娃娃。

杨大麻子也不是等闲之辈,在宣来咸三县,也是脚一跺,地皮都要抖三抖的人物,说起他杨大麻子的名气,很多道上混的人都敬他三分,队伍十来年,越拉越大,2000多号人,没有几弯刀绝对是成不了这么大的气候的。

看着这菜饭,肉没得,酒没得,菜不像菜,饭不像饭,杨大麻子气不打一处来。“啪”的一声就把腰挎的盒子炮拍到了桌子上。“欺负老子杨大麻子没吃过酒席,你个狗日子!老子看你屋是不是不想活了?是不是?”杨大麻子一副狰狞的面孔,大人见到了会吓得腿脚软,小孩直接吓哭过去,妇女晕过去,男人直接尿裤子……

张老爷当时也吓得两腿直打颤颤,嘴巴直哆嗦。差点一下子瘫倒了。哪知道,张老幺桌子一个箭步,直奔杨大麻子跟前,伸出鹰爪,“呼”的一把摁住了杨大麻子的喉咙。这一下子,直接把杨大麻子扑倒在桌子上。杨大麻子嘴里叽里呱啦,手舞足蹈的,几番挣扎,却被张老幺死死的摁在了桌子上。杨大麻子几个兄弟,人称十八罗汉的——朱家三虎,廖家四龙,向家五霸等全部齐刷刷的站立起来,拉开了架势,准备搭救杨大麻子。要知道这些人都是与百夫不当之勇的,一般人要是见到这些人上场,早就悄然退场了。

哪知道,张老幺手一用力,只听“咯吱咯吱”的声响,杨大麻子嘴巴子疼的直歪。“老三老四你们还不上啊?老子手被捏断了,痛死我了!”杨大麻子直叫唤。

朱家三兄弟一听老大吃亏,拼命往前冲,你道是,这三兄弟个个手中一把板斧,直往张老幺脑壳劈下去,哪知道,张老幺一把揪起杨大麻子,举到半空中,一个大回合,呼啦啦的打圈。张老幺还一脚飞踢起大桌子,只听噼里啪啦的声响,朱家三虎却被张老幺齐刷刷的放倒在地。此时,张老爷早就被几个帮手拉进了后屋里。张老幺把杨大麻子一把掼在地上,只见杨大麻子手脚连弹直弹的,口吐鲜血,不了几下,就呜呼哀哉了。

朱家三虎躺在地上动弹不得。那边廖家四龙呼啦啦的,团团围住张老幺,手中的驳壳枪对准了张老幺。谁都不敢轻易动手,要知道今天晚上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。此时,张老幺也扯出了腰间的盒子炮,也顶上了火。

“今天晚上,老子看那个杂毛敢动?敢动一下,老子张老幺枪子子不认人!”廖家四龙刚刚见识了张老幺的祸福厉害,那个还敢轻易上前送死。张老幺每往前走一步,廖家四龙就往后退一步,渐渐的,众人都退到了天井坝子里。

场地一宽,张老幺就是一个扫堂腿,对准廖家四龙连放三枪,廖家四龙中的三龙就去见了阎王。剩下的一个烈龙只好慢慢往屋外缩脚,直奔大路狂奔而去,连连喊道:“起大风了,起大风了!(出大事的意思)”。

这下子剩下的那些小喽啰,被张老幺拿住的一条板凳,横扫一大遍,凡是板凳扫过的地方,喽啰们不死即伤,喽啰们倒在地上,呼天抢地,呻吟不止……其他的吓得跪在院坝青石板上,直磕头。你看那张老幺一把拎起石锁,看见那个不顺眼的喽啰,直接用石锁往那个家伙头上“轰”的一盖下去,只听一听“妈呀!”此人便是脑浆尽蹦,四脚朝天,去见他姥姥去了。

“张爷爷,活菩萨张爷爷,饶命啊!饶命啊!……”众人匍匐在地直叩头,如捣蒜一般。

不到一会儿工夫,几个不老实的喽啰,准备反抗的几个小头目,都被张老幺盖了石锁“章

”,四合院里一股子血腥味,弥漫着久久不得散去。

……

“张老幺,算了吧!他们也是穷苦人,放他们一条生路吧!”张老爷在里房发话了。

喽啰们呼天抢地的,吓得作鸟兽散,都只怪爹娘少生了几条腿,连刀枪都不敢要了,跑得比兔子都还快。

从此后,二十年内,没得那个土匪棒客再敢来黄柏园大坪地枫香树下要吃要喝了,张老爷家倒也还过了多年的安身日子,此是后话,暂且不表了。
分享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0 个评论)

涂鸦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