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刹那芳华,此去经年

12已有 883 次阅读  2011-12-06 23:17   标签桂花  长袖  几度夕阳红  甘心情愿  石榴裙 
     萧瑟的夜,阴翳的天。淡月如钩,寒星寥寥。如此瘦弱清冷的弯月,独孤仙子怎生起舞?乖巧的精灵玉兔,蜷伏在石榴裙下还是依偎怀中?桂影摇曳绰约,幽香袅袅。不知那繁繁的一树桂花是否真可酿酒?舒广袖的寂寞仙子啊,能否把那桂花酒轻尝?举目望月,遥听琴弦,千古缠绵的相思曲,可经得住那玉指的书笺?
  我用浸泪的手指,敲出满屏载满锦瑟心事的烟雨,像幻雾中迷失方向的蝴蝶,凄惶乱舞。暗夜深处,天水一色,独倚斜栏,目送寂寂夜空中弯月黯然西去,无声地把尘世的喧嚣掩埋。风是轻的,月是淡的,往昔是难忘的。或许,思念不需要任何托辞去粉饰。然,伫立在窗前,清唱《甘心情愿》一千遍,万千的眷恋,终究拽不住幸福一点点,刹那芳华,此去经年,不眠的思念,转头皆淡成飘渺的云烟……
  逶迤而出流年的断章,随花谢,随月弯。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,刹那芳华红颜弹指老,所有期盼,零落成泥,被远远地丢在记忆里。纵然清风有情,弯月可鉴,然而抹不去的永远,依然是幽幽飘洒的孤单;解不开的依然是千古长袖缠绕的苍凉。徒然中,放任万般眷念,在冷冷的夜幕中沉沉睡去……
  那横吹的羌笛,曾经婀娜着多姿的颜如玉,如一株幽香四溢的桂花树,开在心灵的最深处,任无数次伐木洗髓,一次次泛滥在无眠的眸上。而后唤醒沉睡中的灵魂,拼接起铃声划破的清晨,在每个忙碌的日子和慵懒的夜晚,飘飞的挂花,绕过江南泊着我的那个水乡,撒一缕氤氲的气息,拂去芳草晶莹的泪痕,轻叩门扉上层层叠叠的记忆,让怀古的心事波澜起伏,刹那芳华,此去经年……
分享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8 个评论)

涂鸦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