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杨柳弄春柔

26已有 1296 次阅读  2012-02-21 23:17   标签油菜花  倒春寒 

 

      烟花三月里,赞美诗般玲珑的小桥与澄澈的流水、纵横交错的水道碧波、忽隐忽现于浓翠深深的芦苇荡、千里尽金黄的油菜花、吐露芳华的桃红、青翠欲滴的枝头、依依垂柳、脉脉春阳,荡荡和风、脆生生地把一曲《梦江南》传唱,曼妙的乐音柔柔地流淌,心绪融入其中,缓缓地、细细地延伸。季节翻山涉水越过冬天,穿过倒春寒的弄堂,春天最终行行踵踵而来,粉墙竹影、缱绻水巷、如黛远山,如苇中飘然而至的小舟,煦暖的阳光下,谁家的少年,立于舟上,捧一卷书,诵读着春天的华章?这是不是春天最美最美的怀想?抑或是最具诗意的眺望?

      这样的春光,于我而言依然如傀儡,行走于最深处的迷茫,犹如在茂密的芦苇丛中迂回游荡。突然就想起《天堂末路》里方可欣的台词:“人世间的路无非就是两条,要么前进,要么后退,可我悲哀的发现,我连想留在原地都不可能……”心,在一瞬间似乎被什么给击中,轰的一声就穿了一个窟窿……

      疏离文字已经很久了,或许是文字也孤独,终究无法取暖,还或许是因为有些注定是注定了的,例如有一种情,注定是触目黯然;有一种爱,注定是镜中水月;有一种守侯,注定是永远的距离;有一种期盼,注定喑哑或忙音。等待久了,衣带会宽,鞋也会瘦。那种疼痛,占据每个细胞,入骨,如这胃痛,醒也痛,寐也痛,想忘也忘不掉。作为补偿,不再像换衣服一样更换网名,开始固定用自己的乳名乔乔,好像一下子便可以成为全世界的宝贝……

      我坦承自己是不快乐的,在锦绣春光中,心生荒芜,辜负友人们牵挂我的心意,也辜负明媚的春光。我从来没有批评过三毛那种极端对自己的方式,她是位决绝的女子,荷西是不是被她臆想出来温暖绝世独立的自己呢?我宁愿相信真有其人!没有人可以打到自己,如果信念还站着。许是三毛爱的信念倒下了,没有人可以叩开她已紧闭的心扉,没有人包括她自己可以驱散心间积淀太久的阴霾,于是,她选择了最寂寞的时候用最残忍的方式结束那种寂寞,我想她现在变得更寂寞了,还怎忍去苛责一个用寂寞寻找安乐的灵魂?爱极三毛,但并无半点悲悯,因为常常觉得不定哪天,自己亦随了三毛,也许如太阳总是从东方升起一样自然,偶尔也为这样的念头发怔:我亦有自闭症吗?一个宠辱不惊的人,一个宁缺毋滥的人,一个重亲情胜过爱情的人断然不会随了三毛的吧,如此深想,便有些释然:有些念想啊,是见光即化的……

      汪国真说:“凡是遥远的地方,对我们都有一种诱惑,不是诱惑于美丽,就是诱惑于传说。”三毛在遥远的地方,真爱也在遥远的地方,所以受到诱惑吧!
   
    独立春宵,夜风吹面不寒,许是受了少游的《江城子》的诱惑,“西城杨柳弄春柔,动离忧,泪难收。犹记多情,曾为系归舟。碧野朱桥当日事,人不见,水空流。花华不为少年留,恨悠悠,几时休?飞絮落花,时候一登楼。便做春江都是泪,流不尽,许多愁!”“杨柳弄春柔”的动人音符点点滑落,不曾回神,便已融化在一色醉人的彼岸垂柳中。柳梢上的弦月,钩住半点心事,看不见几时休的恨悠悠,也不见流不尽的许多愁。摇曳生姿的杨柳,随风轻摇款摆,在不住的迎来送往,忙碌的云雀穿梭于枝条间。厚重的古朴,亮丽成一泓清韵,冬眠的心绪,对影成参差不齐的长短句。

      澄静的水面,划过淡淡的春风,桨声泛起的轻波,百结成思念的舟舸,箜篌弹拨着千年的情怀,从远古而来,穿过风和月的身影,清瘦……
      三月薄衫,许是从诗经尔雅里走出的青衫少年,雄浑、深沉、肃穆、如高山的神韵;清澈,透明,柔软,如流水的清音。 听你,喧嚣顿时消散,静静的夜晚,如有天籁之音,眼前漫过一片碧水,一洲芳草。水花微溅,一叶兰舟划过,一阕清音响起,万籁无声。万水千山走遍,你成为充满神秘和灵气的文字舞蹈者。

      熟悉而又陌生的梦境,朗朗的月、疏疏的星、淡淡的风、柔柔的情摇曳成故乡江南的风景。蒹葭萋萋,蒹葭采采!芳草碧,情葱荣!无数次拨动古老的琴,琴声如诉,热血体内奔涌,知音寥寥,其实,碧绿如绸的田畴,同样澄亮、碧绿而又充满希翼的草木,第一次感觉春天的柔柳、万物复苏的节奏、畅游浅底的鱼儿、藏着颤音旋律的《杨柳弄春柔》……离我那么近。
 
分享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19 个评论)

涂鸦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