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谁的烟花不寂寞

19已有 1082 次阅读  2012-03-31 17:16   标签世界  刘若英  小夜曲  很爱很爱你  蔡琴 
    多少个不知倦眠的夜晚,厮磨在轻浅的歌声里,沉醉在凉薄的书籍里,沦陷在诗画的电影里,不知身在何处,然后常常叹息经年流逝,光阴消陨,谁的烟花不寂寞?——题记

  一
  倾听蔡琴的《月光小夜曲》快到99遍的时候,蓦然惊觉,时光在江南故乡的大街小巷沿着我的手指一路疯长,不知不觉陷在她闹时寂寞、静时喧嚣的情爱世界里很久了,浸润在淡淡的、柔柔的、深情却不乏忧伤的韵味里,自己也仿佛变成了如月光一样皎洁的女子,紫陌红尘的二十七年,没有盛开的花朵,依然芳香入骨,没有媚人的容颜,但一个笑靥抵得过无数青春,安之如素地走过一个又一个繁杂的日子,世界在眼中依然像月光一样,澄明清澈,月光下,天空还有一片宁静。

  二
  其实,一直不是很喜欢歌声淡如水墨的刘若英,眼神清冽地倾情唱着《很爱很爱你》,自己却不知道爱的方向。单单特别喜欢她的《你也在这里》,或许在淡淡轻轻的歌声里,她愿意独守寂寞,选择感情亦是宁缺毋滥吧。懂得爱,全心全意成全对方的感情已经少得如凤毛麟角了,懂得独自快乐,却将一直隐藏于内心深处最脆弱的那部分,毫不留情地挖掘出来,需要舍生取义的勇气。等待一个人,用一辈子的时间,等到了,他说:“哦,你也在这里。”她微微一笑,把手伸给他;等不到,仍然心细如瓷地浅唱低吟流年,水一样的阳光流过紫色的花瓣,一如光阴的足迹。

  三
  常常在午夜梦醒的时候,借着永远守候自己的台灯,读一些薄凉的散文或者温厚的小说,无论是悲凉入心还是温暖入怀,都似老汤,在心里一遍一遍煎煮,小小的寂寞,轻微的忧伤有时候会带些甜蜜的味道慢慢地流淌,慢慢醇厚,入心,再也不想与生命剥离。可喜的是,终究不会只把爱写在文字里,内心却是荒凉一片。张晓娴是个明白的女子,她只想找一个为她煲老汤的男人。她说:“爱下厨的男人,自有另一种魅力。当他以万般柔情和君临天下的姿态,为心爱的女人下厨房,女人只要坐着等吃便好了。激情何其短暂,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,在悠长的岁月中,将情爱化作味道与食物的奇香,把幸福投射到情人细心的烹调上,拥抱一个爱煮饭的男人,才是得到了一张真正的长期饭票。”说得我心动,尤其深夜人静之时,轻轻地放下书,有些黯然:我的“煮饭男”安在?

  四
  魂灵游走在这薄雾蒙蒙如烟似幻的夜里,尘世间的风尘满是无奈,隔屏的缘分如隔着云端,幸福的钥匙是不可能在虚无缥缈的情爱中获取,想得通透了,我的QQ头像便永远成了灰暗的底色,不再像换衣服一样去更换网名,不再张扬,不再喧嚣,端端正正人如月,孜孜媚媚花如颊,便可以沉静等待花蕾慢慢绽放。慵懒过,随意过,放肆过,漂浮过,多少个不知倦眠的夜晚,厮磨在轻浅的歌声里,沉醉在凉薄的书籍里,沦陷在诗画的电影里,不知身在何处,然后常常叹息经年流逝,光阴消陨,谁的烟花不寂寞?
 
 
分享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13 个评论)

涂鸦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