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夜无明月花独舞

17已有 1379 次阅读  2012-05-07 21:31   标签明月 
   伴着一份轻盈的孤傲,释放着心灵深处盛开的浪漫。仿佛看到手中握着的舞衣,想起了昨夜的梦境,依稀记得那独舞的魂灵……
    在现实生活中,一直都在表演着一部舞台剧,那是一个人的灵魂独舞剧,舞台上的角色从来只有一人,那就是我自己……
    夜是舞台,风是道具,浅蓝色的忧郁,独舞的灵魂,裹着黑夜的薄纱,一直默默地、默默地独自舞着自己的魂灵和曾经心动的痕迹。
    如瀑漆黑的长发飘逸着;轻轻地,舒展开纤纤如水溢动的手臂;婀娜轻盈的舞姿;跳跃、飞身、曲臂、沙塞、旋转、旋转……
    走过了很多的日子,早已经不记得最早是怎样踏上这人生的爱之舞台的了,也忘记了是谁最初或者曾经与我共舞过。只知道每一次的独舞时,即使是在低头舞动的瞬间,也只有黯然神伤,始终找不到曾经的那份感动;前坠的黑发虽然遮住了视线,眼角却总会有泪的影像……
    心中的舞台,无限地扩展;世界是自己面前的镜子,用舞步尽情地倾诉着自己的梦想……
   
我哭,我笑,我尽情地舞着,像一个孩子,任性地把酸甜苦辣和着赤橙黄绿青蓝紫泼洒在细碎的舞步里,涂抹着谁也不懂的风景。这一刻,少了白日的世故和浮躁;这一秒,没有了平日的冷漠和烦恼。我只是急切地、任性地舞着,享受着灵魂独舞的奇妙感觉。
    那么,自己生命的节奏又何曾不是灵魂的独自起舞呢?!
    身,搁浅在喧嚣尘世,太多的浮躁时常会让人忘记了自我,忘记了那些阳光下的、曾经的、清风拂动心湖的美丽,唯只留下世俗的劳碌和无尽的悲泣。当在滚滚红尘之中面对着太多太多的无奈,渴望着早日解脱的时候,便向往着能够让自己留出足够的空间与时间,释放出本真的自我,能够抛却俗事,抛却一切,没有羁绊,没有束缚,任心情自在飞扬,让灵魂自由起舞……
    有时候,自己边舞边想,如果我如此尽力地、不停地旋转下去,灵魂是不是就会更加接近自己真实存在的身躯呢?!
    黯然的夜色里,翩然起舞的灵魂,没有舞伴;想着或许自己的灵魂也会在这样的独舞中寂灭,从此悄无声息……
    有谁会知道,在旁人眼里看似完美的自己的生活中,其实却处处充满着残缺:曾经辉煌,但却是昨日的影像;曾经清傲,却时常怀有浅蓝色的忧郁……
    飘着细雨的昼夜,仿佛看见了自己的灵魂在雨中摇曳,带出点点爱的忧伤、彷徨与凄迷、无奈……
    因了现实的磨砺,内心里的天真无邪,敏感脆弱,早已被严严地裹于随意的轻盈语笑,伶俐唇齿间,只于瞬间乍泄或面对知己好友时才能尽情流露。因为绝对的天真,早已成了昨日云烟;那种完全的清澈纯稚,或许只有从孩子的身上才可以搜寻、捕捉和看得到完整……
    梦想,象旧钟表的齿轮,在岁月的旋转中磨损着。我们都在长大,慢慢地在岁月里变得粗糙而饱满;可是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便开始失去了生活中的那种最从容的造型。
    庄子说:“大块载我以形,劳我以生。”世俗里牵绊久了,就想要挣脱诸多的禁锢;栖身在铁匣子里的灵魂,总是幻想着被放逐出囚笼的舒展。
    从小便学舞蹈,喜欢跳舞,最喜欢跳的是《绿腰》,长大了由喜欢变成了热爱,曾经舞台是自己的最爱……

    舞蹈,或许没有很深邃的思想,但却有着很深邃的感情,所有的浪漫主义思维都能在这得到体验和满足。

    所有的一切情感,并不是写在演员的脸上,而是包藏在演员的各种形体动作中,人们日常渴求得到的美的情愫,通过舞蹈的语汇诠释之后,便会涓涓地流淌出来。

    美存在于艺术,美不只存在于我们每一个人的眼睛,还根深蒂固地存在于每一个人的内心里。之所以欣赏灵魂独舞,或许只是欣赏那一种意境——人生舞台上所有元素综合形成的梦幻意境。因为灵魂在人生的舞台上连续地大跳,高速地旋转,上下翻飞之后,那些轻盈飞扬的动作可以带着自己去触摸梦境里的许多东西,诸如森林的发梢、湖水的裙裾、原野的风铃……

    总是相信,尘世间不仅仅只有我一个人迷恋于舞蹈传说,因为来自那双红舞鞋的令人无法抵御的诱惑,足以让人情不自禁地穿上它,然后翩翩起舞直至生命的尽头;分明看见,过去的自己也心甘情愿地为它着魔,穿着那双红舞鞋,在舞台上,不停地跳动、旋转……

    那时的我经常笑着,尽情地舞着,用那跳动、轻盈的旋律抗拒着现实的虚幻与颓靡;用那旋转、灵动的舞姿唤醒自己的魂灵。就这样,我不停地任性地跳着,一个人守侯着漫长之夜,守望着世界从另一个角落即将照射过来的曙光的来临。

    无奈,是伤透了心的悲哀,刺得我的灵魂一阵阵痉挛般地疼痛。从此,不再眷恋水银灯下的舞台,只是让自己的灵魂独舞于荒漠里的废墟之上。

    永恒的火焰,在昏黑的灵魂中燃着了独舞的美妙与寒凉、霓裳的哀戚与徊徨、追忆的落寞与悲伤、六幺的艳丽和惆怅;拒绝尘世浮躁的诱惑,轻轻地舞着,寻找着一块可以歇脚的净土,时而飞扬,时而孤寂,于人世的沉浮间,独自去感受着生命的惨烈与悲凉;在暗夜里,绽放着美丽的舞翼,拒绝尘世浮躁的诱惑,苦旅、独舞!

    迷失,夜间独舞的精灵,潜藏着一个寂寞痛楚的灵魂,一生注定伴我迎风而歌,沐雨而舞……

    潮湿的空气;烦躁的人群;迷朦的尘世;凄惨的心境;月光下,暗夜里,是我孤寂灵魂的独舞;唯有那清晨的第一缕阳光,才是对自己寂寞的一丝安慰……

    我哭,如同不会走路的美人鱼,用踉跄的步履艰难地一步一步挪动着碎步;我行走的时候基本上不说话,周遭事物均与我无关,只是在夜间穿着独舞的水晶鞋子,永不停息地跳跃……

    我凌乱的舞步不停地跳动,前一步已消逝无痕,后一步仍未知迷茫;那么,有谁能够看出和欣赏这残缺之中的美?又是谁会打断我凌乱的舞步?

    我高高在上,独自舞着,舞着,几乎跨越了人生的半个舞台,眼神却游离在每一个角落,渴望着你的出现,可是我的眼睛所触及的地方只有黑暗,在朦胧的夜光里,我只能够看到旁人的轮廓,却没有一个清晰的完整形体……

    飞快地旋转,在灵魂独舞的舞台上,我一圈圈地转着,一步步地跳跃,展示给世人看的最绚美的不是我的舞步,而是我忧郁的气质。台下的人为我的气质所折服,为我的外表所吸引,却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读懂我嘴角边挂着的那丝冷漠的笑意……

    有人说我是极地寒冰;有人说我是带刺的黑玫瑰,只有我自己不知道能够用什么物品来形容自己,却明白即使是一粒细微的尘埃落入心间,也会伤到自己。

    读《庄子》,说有两条鱼,生活在大海里,某日,被冲到一个浅浅的没有水的沟里,只能相互把自己嘴里的泡沫喂到对方嘴里借以生存。泪眼婆娑之际,以为这就是真正的爱情、友情、亲情!可是庄子却说:这并不是最真实最无奈或最终的情况,最无奈而最终的结局是:海水终于要漫上来,两条鱼也终于回到了属于它们自己有水的天地。然而到了最后,他们,却相忘于江湖。

    耳畔响起了庞龙的《杯水情歌》,缠绵深情的歌声:我是水杯你是水,用来守护你心扉……让你我永相随,让今生无怨无悔,我是水杯你是水,用来守护你心扉,离开你我会破碎,不做寂寞的空杯……

    是谁曾经对我说,我是你的一杯清水?而如今一年一度芳菲落,花落人去,有谁会知道自己,今生今世已是一汪孤独的清水,或许永远也走不到你寂寞的空杯里……

    或许痛苦和孤独原本就是生命的本色,所谓的快乐亦只是痛苦暂时的退让。我们经常在本质上总是陷于理想主义的模式里,渴望成功,追求完美,可是完美却是界定的一个轮廓。因此,我们苛求完美的结局,或许本身就是一出悲剧!

    走过山重水复,也有过柳岸花明;走过阳光大道,也经过独木小桥;风雨兼程,一路独行,木桩上的年轮多了一圈又一圈,所有的日子都风化成了记忆,但都仿佛只不过是一场游园惊梦或者是周庄与蝴蝶间的游戏而已……

    忽然想起了曾经在一篇文章中看到过的几句话:“若信仰坚如磐石,即使天崩地坼,你自岿然不动;若信仰遭受置疑,即使天地无恙,你却神形俱灭”。是呀,倘若一个人的信仰(这其中自然也包括爱情信仰)一旦崩溃的话,定会仰问苍天天无语,俯听大地地无声,满腔的哀怨唯有深深地埋藏在自己的心底了。

    于是,才会有了诸多灵魂的落寂,以及那一声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;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”的长长叹息……

    人类是内心充满矛盾的复杂的高级动物,其他动物少有思想,也就不会有人类这么多的内心矛盾。或许在某些事情上,有时候,我们思悟得越多越复杂,感受到的痛楚便会越久越深刻……

    风吹落花瓣,舞起似水的流年,日子去了又来,来了又去,一季又一季……

    群鸟掠过,大雁南飞,又一个冬季即将来临。

    一直都在找寻着一块温情栖息的湿地,可是却什么也没有找到;我,依旧还是一只受伤的孤雁,颤抖着柔弱的翅翼,飘落的是片片的白羽;我,飞不去南方温暖的天空,熬不过北方寒冷的冬季,慢慢地等待着的,是明明知道会没有食物日子的来临……

    大海很深,可是他的表面却好象是永远平静的。微风拂过,划过大海的记忆,抚平波澜使之不惊;然而海面下的汹涌,心中的伤痛又有谁能知晓,谁能抚平?!

    裹着黑夜的薄纱,我在蓝得令人心醉的湖面上翩翩起舞,柔软的手臂屈伸摆动,如湖中的水草般摇曳,趾尖划过幽蓝的天边,随后落入无边无涯的孤寂。这是灵魂的独舞,能够感受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,将我的灵魂连根拔起,在天穹里飘浮……

    没有言语,完完全全沉醉于这源于肢体的魅力之中。灵魂轻轻地舞着,身姿婀娜,舞步翩然,表情沉醉,溅落的音符环绕着自己,仿若一圈夺目的光环。随着流水一样的音乐,绷直着腿线,足尖点在了神衹的杯沿,宛若千百年前与我有约的某个夜晚一样……

    我就像一个幽灵,游荡在世间每一个不存在的想象空间,没有谁可以找寻到我,我洞察着每一个人,却走不出自己无法控制的领域……

    闭上双眼,感受着灵魂独舞的细腻,一切喧嚣、忧愁全都融化在只属于我的旋律中。此时,唯有舞曲的旋律能与我的心境相契合,唯有高贵的舞蹈才能与我的灵魂相媲配。

    在这场舞蹈中,我不能停止,用力地扬着头,嘴角挂着惨淡的笑,场下是一片喝彩声,却没有自己熟悉悦耳的声音。清傲,不允许让我眼角的泪流下,于是挂着苍白的笑容,继续着那凌乱无序的舞步……

    剧终,没有谢幕,也没有鲜花和掌声,所有的力气,仍然沉醉于爱之重负下灵魂独舞的魔力,不能回来……


分享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11 个评论)

涂鸦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