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彼岸花红,此岸谁与共?

11已有 856 次阅读  2015-02-17 01:09   标签彼岸花 
【一】
       暮霭沉沉,蔓延了整座城市的伪装,几多惶恐的心儿遮掩着自己的无助 ,伪装也渐渐变成了一种防备,防备着那小小的尘埃,怕被风儿一不小心洞穿,零落一地的破碎。
夜凉如水,寂坐在如银的月光里,那流觞一样的心情,放逐般的想唱出“寂寞城市”的歌谣,茫然四顾,空无一物,忽而兴起的歌喉黯然失音。
      怔怔地凝睇着夜空,一丝不经意的哀伤滑过,脑海里闪出的却是子瞻的词:“缺月挂疏桐,漏断人初静。谁见幽人独往来,缥缈孤鸿影。惊起却回头,有恨无人省。拣尽寒枝不肯栖,寂寞沙洲冷。”
       隔着近千年的时空,惊惧犹存,奇志难伸,黯然神伤尚且“拣尽寒枝不肯栖”,我又怎忍再对无依的孤鸿落井下石?于是,我更愿相信的是:词人再回惠州,只见黄土一抔,落寞幽愤之时,挥毫为窗外不再有迷恋低徊的佳人。这样的绮丽堇色故事,或许可以印证海棠无香的典故。
    【二】
       悄然间犁开了一川心事,给纷繁芜杂却又日渐冷漠的心儿增添莫名的感伤,为何人们总是等到失去之后,才懂得珍惜?
       蓦然忆起《庄子》里的哪个故事,嬉戏在大海里的两条鱼,忘情于甜蜜的爱恋之际,却被无情的浪涛搁浅于沙滩,彼此只能借助对方口中的泡沫苟延残喘。泪眼婆娑之际,我以为这就是真正的爱情、友情、亲情!可是庄子却说:“这并不是最真实最无奈或最终的情况,最无奈而最终的结局是:海水终于要漫上来,两条鱼也终于回到了属于它们自己有水的天地。 然而到了最后,他们,却相忘于江湖。”
       如果说鱼儿只有七秒钟的记忆,尚在其情理之中,那么只可共患难,不可同安乐的人们呢?一念及此,连柔和的风拂过帘笼时也怅然了许多,思绪的轻纱遮住了迷惘的视线,哪堪看无限寂静的苍穹?
       都言”不如意事常八九,能对人言无二三”,自然而然也想起为爱而憔悴的诗句:”晓镜但愁云鬓改,夜吟应觉月光寒。蓬山此去无多路,青鸟殷勤为探看。”越发觉得郁悒凄凉。情动,心伤、缠绵往复的情感,这便成了一首抒写无尽痛楚而又异常执着的心曲。
也许,大凡情感无限真挚的悠悠相思也只能以此诗聊以慰藉吧。
    【三】
       渺渺如我,在某个时间的佚名十字路口,抖落时光的印痕,可还见天边的明月是否是秦时的模样?若不是,为何月下的人儿已历经千秋万代?
      记忆的青藤上还挂着念想的香包,我与爱如果没有轮回,为何那青山,那绿水,那远人,都似曾相识?或许,我曾是你旅途中小憩时斜倚的一棵香樟树、曾是你闲暇垂钓时放生的一尾爱琴鱼,亦或是你上衣口袋上靠近心口的那一枚金属扣,只是氤氲了你一缕气息。
       人生到底可以历经多少场爱?人生又可以经得起多久的等待?是不是每一次人生的相遇,都是久别重逢?是不是真的是情到深处人孤独,而最终的结局依然是烟消云散?不知该向谁诉说这一种乍喜乍悲的无奈。
或许,连擅写优美动人情诗的仓央嘉措也未必让人满意吧!
    【四】
       夜露的思绪,就像是一把钝钝的剪刀,破开山高水长的阻隔,隐隐的疼痛渐行渐近。
      夜未央,终能与世俗蹴膝,以出世心,为入世事。然,余殇未尽,瞬息浮生,又怎能把声声低吟谱出回肠?八风吹不动的古渡,欲结绸缪,奈何一层迷惘夕阳,穿不透疏风骤雨的真相,徒留一地落红泥泞的轻狂。天地虽广,两情却难如一,一身风沙是旧时的衣裳,凭栏思及过往,翻惊漂泊,两处鸳鸯各自凉。
       青葱伊人,被时间之笔匆匆点染成风鬟雨鬓 。恍惚间,我便是那披星戴月的旅人,来不及聆听家山夜雨,来不及手试梅妆,几番离合,便成迟暮。西风吹只影,茫茫百感,对上千古风月场,在繁华楼宇前黯然转身,湮灭于寒月悲笳。
       “昏鸦尽,小立恨因谁?急雪乍翻香阁絮,轻风吹到胆瓶梅。心字已成灰。”回到现实,虽然依旧阑珊的是灯火,但是“无可奈何花落去,小园香径独徘徊”,那是何等孤独的悲哀?
       半生梦尽,我突然顿悟了陈子昂在幽州台上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,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”那种无人理解的孤独。
       终究是俗人,我没有一双洞明世事的眼睛;亦没有采菊东南下,悠然见南山的怡情,没有刘伶与阮籍、嵇康相遇,欣然神解,携手而入的自在竹林,也没有王翰用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边关琵琶的毫纵意兴,更没有《观沧海》时曹操的沧海雄心……
      我有的只是和潘美辰一样想法,一个不华丽也不太大的地方,让心儿停泊,让爱相随。
   【五】
       再次妄想轻触文字的灵魂,如风信子一样自由,让思绪成水,顺着三途河静静的流淌,河边怒放着妖艳的接引之花——曼珠沙华,在千年轮回中许下永生永世在一起的诺言,花与叶才生生相守,却生生相错,如此真挚的爱恋为何却得不到真心的祝福?
       彼岸花红,永远在彼岸悠然绽放,此岸心,唯有在此岸兀自彷徨。唤起回忆的芬芳,唯美而又凄凉。都说她美得不祥,可有谁在意那一叶一花的心殇?
       如瀑的月光,最终铺满字里行间的河床,每一世等待,一如既往的演绎成每一世的失望,为何你还是没有学会遗忘?
       多么希望鸟儿的翅膀,不要等到死亡,才懂得飞翔,多么希望花儿在无爱无恨的土壤,萌芽绽放!多么希望我的心儿,穿过长长的雨巷,替你敲开一扇接着一扇世俗的窗,去迎接温暖的阳光!

分享 举报